: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将就美墨加贸易协定发表讲话

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12日 14:33 编辑:丁琼
“《二战风云》推出一年多来,iOS版的累计收入已达到1000多万美金。”吴刚说。总结经验,吴刚只用了三个字:不着急。在产品为王还是营销为王的争论甚嚣尘上的时候,顽石花在广告推广上的钱迄今为止还不到2万,游戏增长全靠口碑营销。这种传统从《契约》时代就已经开始了。所以吴刚把顽石定义为一个产品化的公司,而不是市场化的公司。虽然顶着CEO的title,但实际上顽石的人力资源、财政、行政基本都由吴刚的妻子曹红负责,他自己的任务就是盯产品:“我是一个Producer。”

过几天,又写了两份申请,请支书又给递上去了,就这样一直写到第八份。我那时已没有那种凄苦之感,或者是一种自卑感,只是一个感觉,就是党内、团内好人越多,坏人会越少,不入白不入,除非你不能让我入。当写到第八份时,终于批下来了。当然,这是得到了公社团委书记的支持后才批的。团委书记到我那里,跟我聊了5天,最后成为“死党”。后来也就是他接任公社知青办主任后,一手把我的“黑材料”付之一炬的。那次,他把我拉到一个小山沟的青石板上坐下,说,我把你的所有“黑材料”都拿出来了。我说,“黑材料”拿来有什么用?

而在定位背后,其实就是创新。多少年来,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者始终以美国为师,师傅出什么,徒弟就做什么,然后VC就投什么。这条逻辑本身没问题,毕竟互联网的创新之源是美国,而且资本退出的归宿地也以美国为主。但问题是,美国有的,就一定是中国的用户所需要的吗?无论是创业者,还是投资人,都染上了“美国依赖症”,而很少有人自问:中国缺什么?当山寨美国模式成了最保险的一条创业路径之后,也就意味着这是一条最没有竞争门槛的路径。

——2013年10月7日,习近平在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发表题为《深化改革开放 共创美好亚太》的演讲。

责任编辑:丁琼

热图点击